永利娱乐游戏登录网址-澳门永利娱乐开户网站-手机澳门永利娱场网址-24K小说网
第八十四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_民国奇人 _南无袈裟理科佛_无弹窗免费网游小说阅读网_24K小说网
24K小说网 > 民国奇人 > 第八十四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

第八十四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

        八月十五,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日有风,微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吴淞口一处偏僻码头上,聚集了一两百号人,这些人一看打扮就知晓不是什么正经人物,有的作和尚打扮,有的则是长袍大袖的道士打扮,还有各种行装,一时之间看着格外繁杂,而唯一的共同点,大概这些人,都是修行之士,一时之间,气息奔涌,却有昌盛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的高人聚集一处,一不比斗,二不讲数,过来只是为了给一个人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姓甘,名叫甘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有人管他叫做甘十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许多人的心中,这一日,那个男人即将要去赴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赴死,那么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理解,还是得过来送一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认识的,还是不认识的,都有这么一份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能够得到通知,跑到这码头来的人,其实并不多,毕竟关心此事者何止巨万,要真的都跑到这儿来送行,着实是有一些拥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按照当事人的想法,肯定是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甚至自己单独前去便是了,何必搞这么多的花花架子?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戒色大师将他给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人做事呢,到底还是得有一点儿仪式感的,就这么偷偷摸摸地跑过去,好似做贼一般,多埋汰啊?

        来都来了,见过面呗?

        大和尚也是不容易,这么东跑西颠儿地忙活着,没必要驳他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能够入得戒色大师法眼的人,也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收到消息,来到这儿的,都是一时之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有人在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圈子就这么一小撮,如此汇聚一次,碰到冤家的概率,还是挺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那王白山,与尚正桐,这两人又凑到了一块儿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戒色大师前往东亚株式会社回复战帖之后的这些日子以来,表面上仿佛尘埃落定,波澜不惊,但实际上却一直暗流涌动着,背地里发生了许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国人与日本人之间的较量之外,王白山与尚正桐两边的红白势力斗争,也是激烈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件事情的起因,却是来自于斧头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想要接触斧头帮,看能不能趁机将其收归入麾下,而另外一方,因为之前震惊天下的刺杀事件,上面对斧头帮数名头目视作”眼中钉、肉中刺”,欲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压力,便也落到了尚正桐的身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尚正桐是负责江湖这一块的事务,而斧头帮,也勉强算是这方面的业务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尚正桐派了人盯着王白山的人,等着他们去与斧头帮接触之后,立刻行动,却是端掉了斧头帮的一个窝点,差点儿抓到了重要头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还摸到了王亚樵的线索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一场变故之中,王白山不但损失了手下,而且还与斧头帮产生了误会,百口莫辩,顿时就是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在码头上碰面,倘若不是顾忌小木匠的面子,他铁定要跟这背地里耍阴招的家伙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弄死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,哼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虽然没办法动手,但言语上他老王却从来不吃亏,不断地撩拨着那尚正桐,弄得那位国府第一高手恨不得立刻就撸起袖子来,跟王白山干上一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到底还是没有跟王白山当场打起来,因为旁边挤着这一大帮子人,个个都是大佬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戒色大师,还是符王李道子,又或者青城山、龙虎山、崂山、尖峰山、悬空寺等一大帮宗门魁首,哪一个都不是简单角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今天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里,他实在是没有必要与这王白山如小孩子一般翻脸大闹,失了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骡子是马,回头战场上见真章便是了,何必多言?

        当朝阳浮现于海面上,照在了码头上停泊着的唯一一艘木船之上时,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许多人,其实都是第一次瞧见那个传说中的甘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寒酸,去刻意穿着如同普通匠人一般的打扮,而是穿了一件全黑色的中山装,头发还特意剃得短短的,显得很是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一身,是顾白果帮他捯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按照小木匠的想法,就是穿一套平日里正常的衣服就行了,但顾白果却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希望众人瞧见的小木匠,是一个精精神神、爽爽气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一来有些拗不过顾白果,大概是离别的缘故,这会儿的她脾气着实有些古怪,再一个就是,顾白果给他弄的这一身,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屈孟虎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屈八爷,平日里就是这么一身装扮,精神抖擞的,小木匠的内心里,其实还是挺羡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上过学,读书也不多,但内心总也羡慕这种年轻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就穿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码头上人还挺多,有的人小木匠认识,有的则并不晓得,也不知道是何门何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能够瞧见,每个人的眼神都是真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戒色大师与杜先生率先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,而另外一位,则是此间地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为小木匠介绍着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仅仅只是简单地介绍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这样的场合下,大家也实在是没有更深一步了解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表现得很平静,甚至是有一些敷衍。

        戒色大师看出来了,所以后面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瞧见熟人的时候,小木匠还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一脸粗豪的王白山,这位老哥没有了那一头秀丽长发之后,为人越发豁达爽朗,走上前来,一把就抓住了小木匠的肩膀,使劲儿搂了一下,然后低声说道:”兄弟,活着回来,我还等着和你喝顿大酒呢,听到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儿说完,他自己个儿的眼圈,反倒是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笑了笑,说道:”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看向了旁边的许映愚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没有多言什么,毕竟两天前他们还见过,小木匠特地给许映愚留了一块玉佩,给他防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洛大哥的徒弟,他总得照顾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前走,便是尚正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出身浙东名门的尚正桐向来是个孤傲的性子,这性格即便是入了国府,也没有改变多少,很是瞧不起人,即便是王白山和董惜武,他都瞧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这个出身低微的男人,尚正桐却显得很是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生,只服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修为,还有人格的高洁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就是那种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尚正桐认真地说道:”保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点了点头,说道:”尚兄,苏小姐那边,有劳你照顾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尚正桐颔首,并不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前走,龙虎、青城,都有熟人,但小木匠的反应却很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在这个世界上,其实不需要太多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只要表面上和和气气就好,实在没有必要有太多的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感恩戴德的崂山派,小木匠也是如此,反应很是平淡,毕竟他出来应战,也并不是说要救崂山于水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想要翻过那座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面对其余江湖豪雄,小木匠都表现得客气又疏远,即便是面对着甘家堡的人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甘文芳和马小霞都有点儿想跟小木匠套点近乎,都瞧见他清澈如水的双眸,却都打消了那个心思,只是简单地问好与送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,一旦错过就不再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悔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些人,然后来到了李道子、萧明远和小陶跟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小木匠的脸上,却是露出了笑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子的脸上,也罕有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对好友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子没有与小木匠多聊什么,反倒是小陶有点儿舍不得小木匠,与他多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耐心地解答着,而李道子适时拦住了小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对小木匠说道:”他没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点了点头,说:”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是知己,不必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不早,准备登船离开了,小木匠走到岸边来,回过头去,瞧见远处的角落站着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邪灵左使王新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居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之前小木匠想要去找那个家伙麻烦的,但知晓了屈孟虎无恙之后,他便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的确很难缠,但相信老八能够对付得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还有沈老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的目光,又落到了另外一处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妹子藏于阴影中,冷冷地打量着这边,抿着嘴,不是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笑了,挥了挥手,那笑容很是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过往到底如何,他终究还是希望自己妹子今后,能够拥有一个灿烂欢乐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挥过手后,小木匠准备离开,而这个时候,有人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是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气方刚,神情坚毅,显得很有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了小木匠跟前来,对小木匠自我介绍道:”甘大侠你好,我叫边八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笑了,说道:”不要叫我大侠,我就是个木匠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八郎似乎准备好了一番说辞,完全不理会,继续说道:”我父亲是津门大侠边锋,多年前,曾经跟随着您师父鬼斧大匠、以及麻衣刘、腾龙手等人一起北上救国,后来在那场激战中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匠叹道:”这,节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八郎却自顾自地说道:”我这些年来,一直都想要给我父亲报仇,但我本事低微,根骨悟性又差,狗肉上不得席面,幸好有你站了出来,帮我们这些人报仇雪恨--今日你出征,我边八郎没有什么可以表示的,便用我这条命,来给你壮行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话儿的时候,小木匠眉头一挑,眼睛往下瞟,却瞧见边八郎居然摸出了一把利刃在,捅到了自己的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感受不到对方的敌意,所以小木匠最开始有点儿没注意,但下一秒,他便伸出了手来,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八郎使劲儿往里切,却被小木匠稳稳地抓住,让他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平静地说道:”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八郎张开嘴巴,鲜血从口中流出来,而他却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笑容有一些疯狂,而他则执拗地说道:”没用了,我还服了毒药,必死无疑了!甘大侠,一个人走,你会寂寞吧?我懦弱无能,便让我用这残魂,和一腔热血,陪伴你一路走下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些,边八郎悲怆地大声喝念道:”灵台无计逃神矢,    风雨如磐暗故园。    寄意寒星荃不察,    我以我血荐轩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他声嘶力竭,热泪盈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听了,都不由得动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个时候,小木匠却朝着他的胸口轻轻一拍,原本就要生机断绝的边八郎,脸上和身体居然渗透出一层细密的黑色汗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这个必死之人,居然活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,是何等手段?

  /book/1/1563/296228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24kwx.com。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4kwx.com
永利娱乐游戏登录网址-澳门永利娱乐开户网站-手机澳门永利娱场网址-24K小说网,国内最大的无错小说网之一.提供免费三寸人间小说阅读和免费小说下载,包括言情小说,穿越小说,玄幻小说,校园小说,都市小说,武侠小说,网游小说,科幻小说,女生小说等